孙嘉遇

Je t'aime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世界第一甜
奶荣为什么感觉瘦了那么多

太甜了嘤嘤嘤
奶荣

男神和你在床上的生活2.0

这次是他被强上(///)



你和男神【床上的生活2.0】


叶修
他一脸惊讶地看着你一件一件将衣服褪下,跪坐在他身上。明明心里没底却还是要用暴力地撕扯来掩盖自己的紧张。你吻住他的唇用力撕咬,直至口中出现铁锈的腥味。下一秒,世界天翻地覆,你羞愧地看着罩在你上方的他的全部,羞红了脸。“媳妇,这种事情你竟然要自己来,难道我没有满足你吗?”



喻文州
躺在床上的他依旧是一脸微笑,宠溺地看着你急冲冲撕扯他衣服的样子。轻松地解开他的领带和衬衫,却被他的皮带难倒了。你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他,却没有看见他眼中肆虐的红色。他按住你的头往下,在你耳边轻声说:“别怕,我教你,我全都教你。”



黄少天
从你将他压在床上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嘴炮就没有停过,说得你好生烦躁。终于忍受不了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我就是要上你而已!你怕什么我都不怕!”他看了看你,眼神坚定地撒开手脚,呈一个大字躺在床上:“宝贝你来吧我会很配合地叫的!”(///)



乔一帆
明明只是给喝醉你倒杯水,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你推倒在了床上。杯中的水洒了他一身,玻璃杯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下意识地抹去身上的水渍,却被你已“没事待会会更湿”的理由握住了手腕,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你:“前辈你要喝饮水桶吗我帮你去搬!”



王杰希
你把自己扒得精光看着他,转而开始撕扯他的外衣。他却温柔地问你是不是喝醉了酒受到了刺激。他关心的话语好似火,把你的勇气一点点烧尽。他看了看你,一颗一颗解开衬衫的扣子“我知道你现在这个状态也是生病了,可我刚好就是那颗药,来吧。”



周泽楷
他被你压在墙上,身高的差距只能让他低头看着你一步步动作。你抬头看了一眼,他的眼睛中似有什么话语在流动,看得你渐渐放慢了动作。摇了摇头,垂下了双手。刚想转身离开却被他拽着手腕拉回怀里:“继续。”,你听见他说。

男神和你床上的生活




叶修
平常吊儿郎当的他,这时眼中却有火在烧。你被他故意的研磨折腾得难耐,只得压低声音求着他。他笑笑,强压着嘴边要溢出的声音,伏到你耳畔:"媳妇,哥可是教科书,保证干翻你。"




黄少天
异常活跃的他到现在也停不下嘴,种种羞耻的话简直要烧红你的脸。突发奇想,如果他说的话都变成了文字泡会怎样......他惊讶地看着你突然绽放的笑脸,闭上了嘴,却加快了身下的速度。"真诱人,小妖精。"





喻文州
你看着他的脸,他胸膛的水珠,他被汗打湿的头发,就这样入了迷。他伸手拨弄你额前的碎发,眯着眼笑。他吻过你的眼睛,鼻子,嘴唇,最后抬起身子看着你。你感受着他一寸寸地进入。"我要好好享用你。"





乔一帆
第一次与比自己年纪小的人谈恋爱,看着那么人畜无害的小孩子,怎么就把自己推倒在了床上了呢?你摇了摇头低笑。他却慌张地停下了动作。你揉了揉她的脑袋示意他继续。他却脸一红,说话断断续续:"放心!我.....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王杰希
你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他是那么的有魔力。察觉到了你的痴迷,他坏心思地重重地磨过那一点,换来了你能滴出水的喘息。他动作轻柔,似他平常的性格:"你可是我的未来啊。"





周泽楷
他比平常更沉默,只知道握着你的腰,狠狠地冲撞。你被他高频率刺激得说不出话。只能发出那些让他更兴奋的声音。突然眼前白光一闪,你在他的怀中软下身来。可他却丝毫不肯停下,只听见耳边传来一声低笑:“吃掉你。”

军衣

一拜天地
幺九#山娃子



山娃子从刚有记忆开始就在这座山上了。 




   听大当家说,自己从村子里被带出来的时候只知道可劲地哭。哭湿了二当家的外衫。 



  不过说来也有趣,自从二当家的马上了这山,他便不再哭闹。睁着玻璃珠一般澄亮的双眼望东望西,好似要将一切看入眼底才好。 



  那时候的幺九也才十岁上下,他只觉得眼前这小光头可爱得紧,耐心十足地逗弄他。整个山寨都只听见山娃子撒欢一般的笑声。 



  山娃子原来不叫山娃子。大当家给他取的名字好像是李七还是啥的。后来看他与这山似有解不开的缘,便山娃子山娃子地叫开了。没再改口,李七这个名字也没人记得了。



   好几年过去了,日子也就这么安稳地过着。 除了偶尔大当家会从山下带回几个男孩子。他们一个个铮铮铁骨喊着:“我不做山贼我要回家找我娘!” 大当家却也不恼。伸手把这些人交给幺九便拍拍手喝酒去了。 



  幺九把那几个小兔崽子抓在手里什么话也不说,只笑嘻嘻地看着他们。又突然使劲将他们拖到角落的猪圈旁,关他个几天再试试他们的硬骨。



   有些个爱干净出身好一些的小鬼,刚靠近猪圈的门便喊了投降。剩下的几个能忍的也抗不过三天。 



  说的也是,谁能忍受三天不吃不喝只和猪呆在一起呢。 



  幺九这阴招,屡试不爽。 



  每当这时,山娃子都会庆幸。幸好自己平时没惹幺九生气,要不和猪同地共眠的可就是他了。 



  一想到这,山娃子的鸡皮疙瘩就慢身起。他抖了抖身子,找老学问学写字去了。



   不过在山娃子的印象里,幺九还是挺温柔的,除了老学问告他状的时候。



   老学问是原来山下哪个村的教书先生。嫌世事变太快上山修隐了。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就碰上了大当家这伙人,交谈甚欢到后来便被大当家请回来当了军师。 



  这老学问也是奇怪,当初在山下收了那么多学生,可上了山便说什么都不肯再教书了。日日只在房里诵读一些山贼们听不懂诗句。念完还不忘感慨:"好诗,好诗啊!"这架势,和大当家放开怀喝酒十分相似。 



  山娃子是被幺九强拖进了老学问的屋子。他使上了吃奶的劲往外逃。可幺九就像那如来佛,山娃子这泼猴怎么可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老学问什么话也不说,只坐在桌面看着两人上演猫捉老鼠一般的游戏。



   山娃子终于体力不支败下阵来,被幺九一使劲按得跪在了地上。 幺九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山娃子,叫师傅" 



  跪在早春的地上,膝盖有些发麻。不知怎么的,可能是败下阵丢了脸,他那倔脾气压不住地往上冒。 "我就不!我才不要师傅!"他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压着他的幺九和桌前的老学问。



   幺九也正在气头上呢,这不听话的死崽子,刚才捉他的时候手都拽疼了。



   听到这话,幺九只觉得一股血只往脑门上冲,青筋突突直跳。 抓起山娃子的领子就是啪啪两个耳刮子,大力到自己的手还微微发麻。 



  幺九只觉得脑袋都要炸了,却突然想到老学问还在这。连忙到了歉拽着山娃子向屋外走去。



   来到场中的空地幺九才撒了手。压着火气看着眼前这个当年可爱乖巧的孩子。



   他长大了,这是幺九脑内唯一的想法。个子长高了许多,已经够到了自己的下巴。手臂因为平时的劳作早已有了肌肉,将原本宽大的衣服撑起,微微显出轮廓。 






TBC

边缘人04【耶回归预告

啊这只有300字左右 等我晚上回寝码完!
其实也没有人在意难过


边缘人 .04 




讲台上教授口中的各种诸侯墓异常诱人,可黄少天的心中,却只剩下了喻文州。




 "啊我到底是不是喜欢他!啊原来我喜欢男的吗!啊我怎么这么多情这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啊啊啊啊不行啊那个人是学长啊帮我只是因为热心吧!啊啊啊啊不要自作多情了啊!" 



教室的窗户没有关,几十岁的老教学楼,窗户还是原来的木质结构。被风轻轻吹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打断了黄少天的思绪。



 夏末的风燥热中带着一丝丝凉爽,吹起窗边白色的窗帘。窗帘飘起遮住太阳,在桌上漏下光斑,看灰尘飘舞。 



真好看啊,就像第一次见他的那个阳光,像他那天被风吹起的衬衫,还有衬衫下白皙的那一片皮肤。 



脑袋不自主就浮现出喻文州的脸,浮现出他笑起来好看的样子,他叫自己名字时候微微上扬的嘴角。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脑子里全部都是喻文州。 TBC

Me gustas do 「叶黄」

Me Gustas Tu

 [叶黄]

文/禽兽L

 

 

 

 

 

早晨,黄少天在白色的床单上醒来。身边的位置只留下曾经有人的凹陷,却不见曾依偎在一起的人。

 

 

   掀开被子套上衬衣,窄臀细腰的男人揉了揉头发走到窗前,望着楼下的人流车辆微微发怔。

  

 

  脑中还有第一天来到这里的记忆。还记得那天自己像一个没有见过大世面的小孩子在房子里蹦来蹦去。看到明亮的卧室简直欣喜若狂。正想转身拿来相机却一猛子扎进身后人的怀里。抬头看着他,手臂圈着他的脖子跳个不停。

  

 

  “老叶这就是我们以后的家了吧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欢啊谢谢你给我买了这么好看的房子我喜欢死你了啊。”

  

 

  窗外的风拂过黄少天的脸,微微地吹起皮肤表面的鸡皮疙瘩。已经是深秋了呢,距离搬进来已经整整3年了。

  

 

  他和叶修都已经退役,夜雨声烦和君莫笑也不再是当年的姿态。岁月也在他们的脸上悄悄留下痕迹,但是时光荏苒,人心未变。

  

 

  黄少天摇了摇头,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怀念过去了。话说叶修这个猪头,一大早的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叮咚~”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点开一看,确实叶修发来的通知“请在下午2点在xxx饭店集合,矫情的聚会。”原来这家话一大早消失是为了这个事情。

  

 

  黄少天打开衣柜,换了正式一些的衣服,驱车到达了酒店。

  

 

  找到了队长和大眼,却不见其他人的身影。黄少天不断地张望,可大厅内只有他们三人。

  

 

  “少天,今天是你的生日吧。”喻文州还似从前那般温柔,语句如流水潺潺而泄。

  

 

  “啊队长原来你记得啊我真是好感动你真是我的好队长不过叶修这个混蛋到现在也没有表现我真是气死了队长你说我是不是对他太好了。”黄少天皱起眉,想自家队长吐露心事。那模样,活像被抛弃的小怨妇。

  

 

  “哎呀少天你已经到了,来来来快来拆礼物,我们可是下了大手笔。”魏琛推着一个大礼盒从房间内走了出来,一脸猥琐的笑。

  

 

  黄少天走到礼盒前,看着一群人似有若无的诡异的笑,不为察觉地抖了一抖。伸手掀开礼盒盖子,却被一阵花瓣迷了眼。

  

 

  待他揉了揉眼重新对焦,自家那位死腹黑却已一身黑西装站在了礼物盒中。最为可笑的是他的头上却还绑着粉色波点的蝴蝶结。

  

 

  看着他一脸变扭的神情,黄少天没忍住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也有今天快快快你们快拍照发给我今天一定是我最开心的排行榜第一位哈哈哈哈哈本帅不行了哈哈哈哈。”  

 

  叶修的脸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红晕,扯了扯领带,拍落肩头的花瓣,从裤袋里掏出什么递到黄少天面前。

  

 

  “喂,我都这样丢脸了,你嫁不嫁?我这样的人可没有第二个了啊。”从来都是吊儿郎当的他眼神中却有了无尽的严肃。

  

 

 黄少天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以为他和叶修不是不认真,只是不敢认真。没想到,他却有一天等来了他的求婚。

 

 

   “本剑圣这么英俊潇洒的你怎么能这么草率呢怎么也得有深情告白什么的才能打动我当年我也是迷倒一群小女生的小鲜肉×我都委屈自己和你在一起了这么重要的事你就不能走点心!!”

  

 

  “别废话你个混小子你嫁不嫁!”

  

 

  “嫁!谁说我不嫁了!”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被身前人一把拉入怀中,紧紧地禁锢着,似是这辈子都不放开。

  

  

    

 

 

 

 

 

 

 

 

 

      其实这辈子最好的是不是有个十全十美的生活,而是你的人生有一个不完美但是谁也到代替不了的人陪你走。他从不轻易离开。

 


边缘人▽03

边缘人


.03

  


  天际已泛白。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这是他成为大学生的第一天。


  昨晚的晚餐因喻文州繁忙的事务而草草收场。道别后才发现自己意识早已不再清楚,不知是因为人还是因为人敬的酒。不敢再在街上逗留,打车回到宿舍睡下了。


  换好衣服下了楼,脑中却突然映出昨天傍晚的画面。下意识地往树下看了一眼,除了辛勤啄食的鸟儿,再无他人了。黄少天笑着摇了摇头,往教学楼走去。


  教学楼被寻找教室的新生挤得水泄不通,穿着制服的学生会成员指挥着新生找到自己的教室。


  明明是那么拥挤的人群,却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还是白色的衬衫,穿起来就不是昨天休闲的模样。衬衫下摆扎进西装裤里,领带打的一丝不苟。因为炎热而流出的汗

滴留下来滴在衬衫上。纯白的衬衫被汗打的几近透明,贴在身上。勾勒出身材的曲线,血脉喷张。


  黄少天定了定神,抬步向前走去。看见那个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脸上的细节越加清晰了起来。那样认真的神情,还作谁都会陶醉的吧。


  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来到他的身边,感觉到他的气息,他身上散发的温度。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


  “学长好巧啊早上好哎呀这里的人还真是多呀学长我找不到我的教室了你能帮帮我吗?”


  想来想去还是叫了他学长,毕竟是昨天才认识的人那,就算再与众不同也不能让人家察觉出来。


  身前人闻声而起,清澈的眼睛对上了黄少天的。那种永不熄灭的光啊,在他的眼睛里荡漾。他笑了,依旧是笑得眼睛都迷了起来。嘴角慢慢绽开笑容,一如初见。


  “啊,少天早上好,你的教室在这层楼的最东边。抱歉我很忙,就不能陪你过去了,午休我来找你。”


  黄少天点了点头,往自己的教室走去。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荡漾。


  「少天」


  明明是最简单的称呼,从小被无数的人叫到大,可为什么在他的嘴里就那样的悦耳动听。


  黄少天想不明白了。


  从昨天见面以来的感觉,那种从未有过的心悸。春风拂面。不自觉地想要靠近,想要依靠。


  是怎么了呢,是喜欢上他的吗。自己,喜欢男人吗。


  黄少天不懂了,但好像又有答案了。


  TBC 


  


#喻黄#边缘人▽2


 


.02


 


 


    “喻文洲。”黄少天低下头轻轻念着眼前人的名字。是和本人很相配的名字呢,那种说不上来道不出来的感觉。只是确定这样的名字就要配他这样的人。


 


 


  完成了新生登记,喻文洲主动提出要为黄少天带路参观学校。不待黄少天反应过来就拎起箱子走向宿舍楼的方向。


 


 


  黄少天来不及多想只得快步跟上。


 


  两人并肩走在学校的自行车道上。身旁时不时有人骑着车经过,冲破空气的阻碍给两人留下短暂的清凉。闷热的空气让黄少天喘不过气来,微微落后于身边人。


 


  喻文洲比他高半个头,走在前面在地上投下修长的身影。接近傍晚的太阳不再那么毒辣,温软地打在他的身上。穿过的树叶间隙的阳光争先恐后地在他的身上留下光亮,然后掉落在地上看着他远去。


 


  带着阳光气味的风穿过黄少天的眼前。吹起他白色的衬衫下摆,露出腰上的皮肤。印在黄少天的眼里让他红了脸。明明只是普通的白衬衫牛仔裤,却在他身上被赋予仙气。似有似无地飘渺。


 


  “宿舍到了,你上去放东西吧。里面太热闹了我就不进去了,我在楼下等你。”喻文洲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黄少天。依旧是笑得迷起来的眼睛,一点一点腐蚀着黄少天的理智。


 


  “啊我知道了学长真是麻烦你了让你在报道的地方等太久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一定很快就下来我请你吃饭啊学长千万不要客气啊我马上就下来你等我一下。”黄少天拖过自己的行李箱向宿舍楼冲刺去,边跑还不忘回头叮嘱身后人一定要等着自己。


 


  是他跑得太快的缘故,没有看清喻文洲遮不住喜悦的脸。没有听见那句「我会一直等你。」


 


  黄少天真的5分钟就下了楼。在大厅里就看到他依旧站在楼前的椰子树下。


 


  双手交叉在胸前,眯着眼睛靠在树上。风时不时吹过他额前的碎发。黄少天多想就看着那样的景色到老。


 


  向他所在的位置狂奔而去,挥着手呼喊着他的名。


 


  这是不是很像奔向自己男友的小姑娘呢。看着远处的人张开双手,黄少天这么想到。


 


 


     TBC